抛售多份新能源股权 京威股份陷“钱荒”急切变现求生?

图片 1

原标题:与正道分手抛售新能源股权 京威股份陷“钱荒”紧急变现求生?

图片 2

2018年4月18日,京威股份(5.960, 0.00,
0.00%)(北京威卡威汽车零部件股份有限公司的上市实体)发布“关于转让宁波电池项目及宁波整车项目公司股权的进展”的公告,称已于4月16日与北京致云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和上海弘吾企业管理咨询有限公司签署了相关股权转让协议,目前公司正在协同办理股权过户工作。

2018年4月18日,京威股份(北京威卡威汽车零部件股份有限公司的上市实体)发布“关于转让宁波电池项目及宁波整车项目公司股权的进展”的公告,称已于4月16日与北京致云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和上海弘吾企业管理咨询有限公司签署了相关股权转让协议,目前公司正在协同办理股权过户工作。

2018年4月18日,京威股份(北京威卡威汽车零部件股份有限公司的上市实体)发布“关于转让宁波电池项目及宁波整车项目公司股权的进展”的公告,称已于4月16日与北京致云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和上海弘吾企业管理咨询有限公司签署了相关股权转让协议,目前公司正在协同办理股权过户工作。

京威股份在今年4月14日发布公告称,因公司在新能源产业战略发展调整的需要,拟转让手中持有的三份宁波新能源汽车产业项目的股权,分别是拟将所持有的宁波京威动力电池有限公司(简称“宁波京威电池”)27%的股权按照原始出资额5.4亿元(即公司已出资金额5.4亿元)转让给北京致云、所持有的宁波正道京威控股有限公司(简称“正道京威控股”)50%股权按照原始出资额2000万元(即公司已出资金额2000万元)也转让给北京致云;所持有的宁波正威股权投资合伙企业转让给上海弘吾。转让完成后,公司不再参与宁波京威电池项目和宁波奉化清洁能源整车项目。

图片 3

京威股份在今年4月14日发布公告称,因公司在新能源产业战略发展调整的需要,拟转让手中持有的三份宁波新能源汽车产业项目的股权,分别是拟将所持有的宁波京威动力电池有限公司(简称“宁波京威电池”)27%的股权按照原始出资额5.4亿元(即公司已出资金额5.4亿元)转让给北京致云、所持有的宁波正道京威控股有限公司(简称“正道京威控股”)
50%股权按照原始出资额2000万元(即公司已出资金额2000万元)也转让给北京致云;所持有的宁波正威股权投资合伙企业转让给上海弘吾。转让完成后,公司不再参与宁波京威电池项目和宁波奉化清洁能源整车项目。

宁波电池项目和宁波清洁能源整车项目是京威股份在2017年与香港正道集团有限公司建立全面战略合作后启动的项目,股权转让协议的签署,也意味着京威股份与正道集团在新能源汽车上分道扬镳。

图片来源:全景视觉

宁波电池项目和宁波清洁能源整车项目是京威股份在2017年与香港正道集团有限公司建立全面战略合作后启动的项目,股权转让协议的签署,也意味着京威股份与正道集团在新能源汽车上分道扬镳。

这两项合作也曾是京威股份布局新能源汽车产业链的重要部分,对于为何在合作协议签署一年后选择成本价卖股、全面退出,京威方面并未给出解释。而业界给出的解读之一是京威股份面临资金危机,急需现金回笼;之二是京威股份在新能源上有单飞计划。

京威股份在今年4月14日发布公告称,因公司在新能源产业战略发展调整的需要,拟转让手中持有的三份宁波新能源汽车产业项目的股权,分别是拟将所持有的宁波京威动力电池有限公司(简称“宁波京威电池”)27%的股权按照原始出资额5.4亿元(即公司已出资金额5.4亿元)转让给北京致云、所持有的宁波正道京威控股有限公司(简称“正道京威控股”)
50%股权按照原始出资额2000万元(即公司已出资金额2000万元)也转让给北京致云;所持有的宁波正威股权投资合伙企业转让给上海弘吾。转让完成后,公司不再参与宁波京威电池项目和宁波奉化清洁能源整车项目。

这两项合作也曾是京威股份布局新能源汽车产业链的重要部分,对于为何在合作协议签署一年后选择成本价卖股、全面退出,京威方面并未给出解释。而业界给出的解读之一是京威股份面临资金危机,急需现金回笼;之二是京威股份在新能源上有单飞计划。

在进行密集的新能源汽车投资的同时,京威股份的资金危机正呈现加剧势头。4月16日,深圳交易所发函要求京威股份对变更利润分配方案、以及股东是否存在分歧进行解释。而这背后是70亿元融资方案被否、新能源股权投资亏损、借款高企、重大投资不断等资金告急现状,这也成为其撤资宁波、以成本价将股权变现的重要背景。

宁波电池项目和宁波清洁能源整车项目是京威股份在2017年与香港正道集团有限公司建立全面战略合作后启动的项目,股权转让协议的签署,也意味着京威股份与正道集团在新能源汽车上分道扬镳。

在进行密集的新能源汽车投资的同时,京威股份的资金危机正呈现加剧势头。4月16日,深圳交易所发函要求京威股份对变更利润分配方案、以及股东是否存在分歧进行解释。而这背后是70亿元融资方案被否、新能源股权投资亏损、借款高企、重大投资不断等资金告急现状,这也成为其撤资宁波、以成本价将股权变现的重要背景。

与此同时,京威股份在2月份启动了对江苏卡威的整体收购,同时宣布设立秦皇岛新能源汽车子公司,由于对江苏卡威的收购有望获得生产资质,京威与正道的分手也因此被解读为,京威股份将手握资质,在新能源上单飞。

这两项合作也曾是京威股份布局新能源汽车产业链的重要部分,对于为何在合作协议签署一年后选择成本价卖股、全面退出,京威方面并未给出解释。而业界给出的解读之一是京威股份面临资金危机,急需现金回笼;之二是京威股份在新能源上有单飞计划。

与此同时,京威股份在2月份启动了对江苏卡威的整体收购,同时宣布设立秦皇岛新能源汽车子公司,由于对江苏卡威的收购有望获得生产资质,京威与正道的分手也因此被解读为,京威股份将手握资质,在新能源上单飞。

全面撤资宁波正道项目 回笼资金

在进行密集的新能源汽车投资的同时,京威股份的资金危机正呈现加剧势头。4月16日,深圳交易所发函要求京威股份对变更利润分配方案、以及股东是否存在分歧进行解释。而这背后是70亿元融资方案被否、新能源股权投资亏损、借款高企、重大投资不断等资金告急现状,这也成为其撤资宁波、以成本价将股权变现的重要背景。

全面撤资宁波正道项目 回笼资金

与正道在宁波合作的钛酸锂电池项目和整车项目曾是京威股份布局新能源整车产业的重要部分。2017年,京威股份与正道集团启动全面战略合作,当年2月,京威股份与北京致云、正道集团全资附属子公司连云港(4.390,
-0.03,
-0.68%)正道合作设立了基金公司宁波正威;2017年3月,三方订立合资协议,拟合资组建“宁波京威动力电池有限公司”(下称“京威电池公司”,生产钛酸锂电池),注册资本为人民币20亿元,其中北京威卡威出资5.4亿元,占股27%;连云港正道出资1.8亿元,占股9%;北京致云出资12.8亿元,占股64%。

与此同时,京威股份在2月份启动了对江苏卡威的整体收购,同时宣布设立秦皇岛新能源汽车子公司,由于对江苏卡威的收购有望获得生产资质,京威与正道的分手也因此被解读为,京威股份将手握资质,在新能源上单飞。

与正道在宁波合作的钛酸锂电池项目和整车项目曾是京威股份布局新能源整车产业的重要部分。2017年,京威股份与正道集团启动全面战略合作,当年2月,京威股份与北京致云、正道集团全资附属子公司连云港正道合作设立了基金公司宁波正威;2017年3月,三方订立合资协议,拟合资组建“宁波京威动力电池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京威电池公司”,生产钛酸锂电池),注册资本为人民币20亿元,其中北京威卡威出资5.4亿元,占股27%;连云港正道出资1.8亿元,占股9%;北京致云出资12.8亿元,占股64%。

2017年9月,京威股份发布公告称,已与正道集团的全资子公司上海星控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宁波奉化政府签订了《投资协议》,三方将在宁波市奉化区投资建设年产30万台的清洁能源整车生产基地,规划总投资约人民币170亿元。具体操作为:上海星控将组建一个专项产业基金,该基金与京威股份于协议签署后二个月内注册设立“宁波正道京威控股有限公司”(简称“正道京威控股”),注册资本40亿元,上海星控的专项基金和京威股份各自认购50%股权。

全面撤资宁波正道项目 回笼资金

2017年9月,京威股份发布公告称,已与正道集团的全资子公司上海星控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宁波奉化政府签订了《投资协议》,三方将在宁波市奉化区投资建设年产30万台的清洁能源整车生产基地,规划总投资约人民币170亿元。具体操作为:上海星控将组建一个专项产业基金,该基金与京威股份于协议签署后二个月内注册设立“宁波正道京威控股有限公司”(简称“正道京威控股”),注册资本40亿元,上海星控的专项基金和京威股份各自认购50%股权。